非常爱您

我做了这样可笑的梦。梦里我们还是同桌,好像年龄就是现在这么大。我在纸上写了具体什么已经不记得了,好像是很想你或者是不要离开这样的话,或者是委婉的我有些喜欢你。写完又很不好意思,于是扔到了垃圾桶。结果被你看到,问我那是什么。我当然不说,于是你把纸从垃圾桶里捡出来,看到了内容但是没看懂。我仍然不承认,像当年一样。

摘抄

来自喜欢的博主J

“我保持生活 proceed 的方式是每当喜欢上一个人时,就赶紧找点事情做,克制自己不要喜欢太多。这可能是一种心理上的自我防卫,担心喜欢上谁就会克制不住改变自己的样子,失去自我。喜欢一个不可能的人让我觉得软弱。

于是我学会了怎样体面而克制地交往。不主动找对方,见面时对话也尽量不聊得太深,不首先表达自己对在两人感情的真实感觉,避免酒醉后掏心掏肺的夜聊和深一脚浅一脚并肩走在夜幕里的场景。不和喜欢的人逛宜家,这总会让我有想要安营扎寨的错觉。为了避免自己过于喜欢一个人而造成的生活失重,我总是鼓励自己同时喜欢好几个人,不戴上玫瑰色的眼镜看喜欢的人。生活确实 proceed 了没错,可当毫无...

仍然不懂得去争取任何,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。我自己有什么真正喜欢的东西吗

大白天忘记关闪光灯

好像有两个自己,一个维持着正常的身体活动,和别人打交道正常地笑正常的交流,一个累得根本支撑不下去。

很不开心,是那种闷闷的,不是大哭一场就可以解决,而且哭不出来。想到很多事情,现在和未来,充满了迷茫未知和恐惧。好像离自己想要的生活越来越远,但是我到底想要什么呢,我自己也许并不清楚。

红色衣服的老爷爷非常鲜艳

世界上最合拍的Marshmallow&Lilypad.

酒吧里,喝醉的Ted给Robin打电话,大声唱着歌,“Hey,it's me again.”

1 / 11

© 醋栗 | Powered by LOFTER